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12/15 16:42:02 点击数: 1814
内容:

第十九讲  亲历事两件、三福(上)

 

亲历事两件

 

        本来计划今天给大家讲三福、十大愿王和六和敬,但是我想在正式讲这些内容之前,想说点我亲自遇到的问题。上周我们把课停了,开展了一个文艺演出,主题是“促进社会和谐,忆念伟大佛陀”。

        大家对我和关晓枫居士演的小品,反映特别好,后来我就准备拍卖道具帽子,拍卖价一元,后来有人给拍到了二十元了。我那天带着一种喜悦的心情,回到了我的办公室,而且这种心情一直在萦绕着我,让我久久的不能平静下来。佛教事业应当是朝气蓬勃花样翻新的,佛教事业是圆融的,绝对不能说是死板的,必须得是活泼的。转过天我应几位佛友的邀请,去了大家很向往去的一个寺院叫大悲寺。咱们搞活动那个喜悦心情我没有了,心上出现的都是阴影,寒酸和凄苦。我终于看到了一个真正的苦修寺院,看到了什么是苦修的僧人。他们衣服破到什么程度呢?告诉大家,花儿乞丐,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是一点都不过分,身上穿的补丁落补丁,他们的鞋上甚至也打了补丁,他们十指像鹰爪一样充满了皱褶,指甲缝里都是黑泥。可能许多人会说,高老师你这不是在描绘济颠大和尚么?不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是疯子,都很正常,而且温文尔雅、彬彬有礼。

        因为事先已经跟寺院打了招呼了,我们要到寺院去看一看,不敢说参学,只能说去学习寺院这种吃苦的精神,学习寺院把佛陀的古训遗风保留下来的一种精神。在护持寺院的居士安排下,我们几个志同道合的佛友,来到了休息室,一个屋放十六张床,全是上下铺。那天去的时候正好赶上下雨,寺院突然间停电了,一片漆黑,我们在漆黑当中在熬着时光。寺院有规定,十点之前不允许休息,只要到寺院来的人就必须得守寺院的规矩,你可以坐着靠着,但绝对不能平躺着。接近晚上八点的时候,一些护持寺院的在家居士们,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他们有长期在那护持的,也有中短期的。那些居士有高级知识分子,有国家的现役军人,还有一些政府的干部。我们也做了简单的交流,他们不少人是利用五一小长假,到这来做义工的。他们身上除了泥就是泥,干嘛去了,建设寺院去了,古训叫“出坡”。出坡不仅仅是种地,参加劳动都叫出坡。而且累了一天的人回来没有饭吃,可是这些人却仍然心甘情愿的。

        这个寺院每天就一顿饭,日中一食,晚上十点正式打板睡觉,早上凌晨两点打板必须起床,一天只睡四个小时,白天还没有休息时间。我起床简单洗漱一下,然后随着人流来到了禅房。山上气温比较低,春寒料峭,丝丝凉意冻的我直发抖,十五分钟的经行,绕着大佛堂开始转圈,开始慢后来是越来越快,有一位出家师在那负责,还有几位护持寺院的居士,协助这位出家师在维持全场,拿着个板敲着地啪啪响,响越快,经行的速度越快,几乎就是小跑,跟那个竞走运动员没什么两样。即便你一宿没睡觉,你再困,在那种氛围当中也不困了,十五分钟经行之后,我出了一身汗,然后在坐垫上开始参禅打坐。四十五分钟的参禅打坐,让我受益匪浅,整个身心在那种氛围当中得到了一种陶冶,让我知道了什么叫真正的修行。

        随着师父的口令,参禅打坐结束。这是对我们这些在家人的,僧人参禅打坐时间多长我不知道,据说有一些僧人几乎是夜不倒单。后半夜三点多钟,山上是漆黑漆黑的,我就跟着人流上殿了,上殿得走好远,我是深一脚浅一脚,一脚踩空腰还闪了,疼的够呛。走了十多分钟之后来到了上早课的大殿。我们在楼下等着僧众往里进,僧众排着队陆陆续续的来了,这些僧人千姿百态,老的步履蹒跚,小的只有一米多高,仅仅是孩提,一共是六七十个人吧,他们威仪庄严,脸上透着一股坚定。我也走过许多寺院,一般早上五点上殿,大悲寺却是早上四点,寺院的主持妙祥法师都要亲自上殿。

        这个早课应当说是我这一生当中上的最庄严的一次早课。虽然我的腰扭了,但是我坚持搁那拜佛跟着上课,而且跟着绕佛。僧人脸上透着庄严和肃穆,那种坚定的神情让我终身难忘,因为他们眼神当中透出来的,是对佛法的追求,对佛法的执着。对妙祥师我特意观察了一下,敦敦实实的一个人,年纪在六十岁左右,头发已经灰白。在他问讯的时候,我看到他的左手没有食指,以前我就听佛友跟我说过,说他手指头燃去了,他为了表明弘传佛法追求佛道,不遗余力保存佛陀的古训遗风的一种决心,给燃掉了。我们手指扎个刺都会疼的呲牙咧嘴,手指缠上油布,像点蜡一样一点点烧掉了,会是什么样呢?寺院当中绝大多数僧人都跟花儿乞丐一样,破衣烂衫,僧衣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百衲衣,大补丁落着小补丁,五颜六色的。我们看过许多乞丐,乞丐当中我就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寒酸的乞丐。有许多人说妙祥僧团大悲寺在作秀,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作秀,但是我却知道这样一点,就即便是作秀,他们能把这个秀做到了这样一种境界,也是相当难能可贵的,何况又有多少人能做这样一种秀呢。我不相信他们是作秀,因为妙祥师他走到哪都穿这身衣服,即便有各种活动他也穿着。今天有许多寺院的僧众,很养尊处优,大悲寺的僧众却没有养尊处优。大悲寺最小的僧人应当说是个小沙弥,年龄也就在十二三岁,站在僧众的最后一排,才一米多高,长的非常可爱。

        我带着摄影摄像设备去的,就准备把寺院的这种苦行精神,收录到摄像机照相机当中去,但是寺院不允许。而且一进寺院有牌子,上写“严禁放钱”,偌大一个寺院没有一个功德箱。许多寺院写着“外香莫入”,烧香去寺院内部流通处拿人民币去换,可是这个寺院虽然也是外香莫入,但是有香炉的地方都给你放好了各种各样的香,不要钱随便烧。但是没有大香,没有一米多长两米多长那种大香,都是不高的普通的小香。寺院内严禁拍照,不准大声喧哗,通过这些让我看到了一丝典雅,让我找到了一份幽静,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古训遗风。

        五点下殿了,僧众们先走,然后是我们这些在家居士。我又重新洗了一把脸,刮了刮胡子。六点钟,在各部门僧众的带领下出坡了,僧众把我们分好组,把我们这组领到了一个在建的小桥下面,开始搬砖运水泥。

        寺院正在改造当中,原来不是特别大,就因为他们保持这种古训遗风,得到了全国各地有识之士的大力支持,那么多人来护持寺院,给庙里头施资,但是僧人们都持金钱戒,不接受任何现金,这些钱都交给了一些护持寺院的居士们。寺院为了弘传正法,他们正在建讲法堂,还有其它各种殿堂。本来我腰扭的很厉害,但是我发现这一出坡劳动,腰不疼了。这时候妙祥法师亲自过来指导,我近距离的观察了这位大和尚。大和尚很慈祥,透露着慈悲,同时也不失一分威仪。

        从早上六点开始干活,一直干到早上九点四十。负责我们这个组的一位在家居士,也穿着寺院当中的衣服。我开玩笑的说你看管教来了,我得卖卖力气干。人家都不是僧人,还在寺院当中护持干活,我说我更得努力了。而且后来经过了解,这个居士在这个寺院当中护持快一年了,他哥哥在这个寺院当中已经呆了几年了。家里曾经有八辆汽车,该卖的卖,最后就留了一辆没有卖。所有买卖都不做了,哥俩都投入到寺院的建设当中来。像他们俩这样的护持居士还有很多。大家想一想,每天仅仅睡四个小时,然后剩下的时间除了上课就是出坡劳动。果戒法师说过吃苦了业,我想要在那个地方吃苦,这个业要了的更快。

        在家的男众还有寺院的大僧们十点过头斋。这时候的我,是又累又饿加上腰疼,几乎是筋疲力尽了,我几乎没有劲去吃饭。我拖着一双沉重的腿,来到了五观堂,五观堂当中负责秩序的人是三个十四五岁的小孩。这几个孩子特别认真负责,让我们站成了三排。这个时候我就看见我的旁边有点乱,有一些人跪下了。原来有六七十位大僧来了,排着长队,就像我们在佛经当中看到的,佛陀领着他的弟子们托着钵到城里乞讨一样,一人拿着一个钵,既威仪庄严又不失一份雅静。他们托着钵,这种庄严让我感到了一种神圣。许多人在给师父们顶礼,师父们落座之后,我们这些居士众陆陆续续的走了进去。

        过完斋饭后,谁也不动弹,冥冥当中好像有一种力量在阻止着许多人站起来。当师父过完斋,站好排走之后,在家居士们才跟着出去。我们出去之后二堂过斋开始了,都是女众,很自觉的站成了几排。这个时候大僧众往外走,最后跟着走的是妙祥师。许多居士看到妙祥师之后,不顾泥泞,跪到地上给师父磕头,从中我看到了居士们对师父们的敬爱,看到了对真正修行人的敬仰。天下僧人那么多,为什么不是所有的师父都能得到尊重呢,这是不是说明一些问题呢。

        回到了抚顺,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想了许多。我终于发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清净的场所,还有真正的苦行的人苦修的人。我也登陆大悲寺的溯源网站,大悲寺僧人每年都要出去行脚,托着钵乞讨,一年他们要走三个月。破衣烂衫,花儿乞丐啊,身背行囊,拿着方便铲,遇到了死猫死狗死耗子,都要行方便之法给掩埋了。到饭口的时候,拿着钵去乞讨,乞讨七家得不着饭,按照古训遗风就不允许再去要第八家。他们睡到街旁,睡到密林里头,睡到小径上,铺个塑料布,垫个小被,就是一宿,这一宿同样是只睡四个小时。

        我们今天生活在和谐社会当中,物质发达,不缺吃不少喝,吃的喝的都是换着花样的来,可我们对佛法的修学又达了到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呢?到这座大悲寺去看一看吧,去参学参学,看看什么叫真正的修学,什么叫继承了佛陀的遗志,什么叫把佛法发扬光大。

        从那回来之后,更坚定了我弘法利生的决心。所以我也发誓,我会把弘法利生进行到底的。这就是五一期间我的大悲寺之行,此行让我终生难忘。

        正因为这些让我对生命无常更有了一层深刻的认识。就在头两天又发生了一件让我终生难忘的事,我亲手为一位佛友送的行。我从大悲寺回来的当天晚上,陪着这个佛友吃的饭,那顿饭应当说成了为他送行的饭。无常是生命的本质,无始以来许许多多的人都把一些假象当成了一种永恒,许许多多的人对生命缺少真正的认识,总以为我们剩下的时光还很多。谁能说当我们闭上眼睛进入梦乡的时候,第二天个保个的还能看到那阳世间明媚的春光呢。而且一个人对无常如果没有一个真正的认识,他就不可能坦然的去面对死亡,而这个人偏偏很坦然的面对了死亡,他把他的心恒定到了一个永恒的事业上,然后纵身毅然决然的从六楼跳了下去。世间人把这叫自杀,我只能跟大家说这算是自杀。但实质上他不是自杀,他是带着一份愿力,带着一份对美好的憧憬,带着对世人的警示,从六楼跳了下去的。我现在也许明白了,为什么那天在我们“促进社会和谐,忆念伟大佛陀”文艺汇演当中,他要唱那首歌《生命之河》了,生命之河渊源流长,可他却戛然而止,让他的生命之河断了。

        我哭了几回,在给她助念的时候我明白了,她的生命不是戛然而止了,而是她的生命永远延续了。许多人跟我说她的跳楼自杀是有罪孽的,而且跳楼自杀的果报是很严重的。告诉大家,她确确实实有果报,她去哪了我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她没有到地狱。头一天晚上我给她“践行”的时候,我们相约下一辈子做哥们、做道友,要重回娑婆来弘传佛法,把释迦的志向展示到永远。

        我一共找了抚顺市三个所谓助念的团体,他们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给搪塞了。我说没有关系,我们自己来做,然后我带着我们清流的员工和义工团队亲自给她助念。助念是不允许哭的,但我几次忍不住偷偷的擦眼泪。声声佛号震耳聋啊,愿这声声的佛号伴着你的愿力直到永远。第二天就要发丧,临走的时候我即兴吟了一首小诗:

一缕银光冲霄汉横超三界往西天

成佛做祖度众生再来娑婆了心愿

        第二天早上,我们清流爱心团队的佛友,带着四百五十册图书,八百张劝善劝孝的各种宣传画,在火葬场当中发放,也就是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全部发光。现场许许多多的人都说这些画这些书内容太好了,能不能再给我一份,不少人一下拽了四五张画。可见末法时期不是法末了,而是人心没落了,需要我们把没落的人心唤醒。所以我也正式做了一个决定,以后我们每个月要去一个特殊的场所发放法宝——火葬场。这个世界的人仍然需要善法,这个世界的人多么希望世界和谐、家庭和美、身心健康啊,而我们这些学佛的人正是要给人们带来这些。

        这位佛友的遗体即将火化了。我把盖打开,摸着他的脑袋,虽然嘴不能说什么,但我心里在说,你放心的走吧,你没有做完的事我们会给你做的,你有那么大的勇气去迈出了这一步,是世间人所不能及的。你不是个自杀的人,你是弘传佛法的一个真正的勇士,是一个真正的释迦弟子。许许多多的人在火葬场里,拿着我们印的各种法宝认真看呢,你会欣慰的。

        我占用这堂课这么多时间讲这两件事,应当说这两件事发人深省,而且给人鼓劲啊,让我们警醒吧。

 

 

 

三福

 

        下面要讲三福、十大愿王和六和敬。信佛的人当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在提倡六和敬。但是我敢断定,百分之八十五的人说不出什么是六和敬,百分之六十的学佛人不知道什么叫三福,甚至是百分之百的人说不全什么叫十大愿王。为什么有许多老居士学了几十年的佛,得了很重的病甚至得了癌症,而有一些信佛的青年人,信来信去最后家庭经营的变成了一团乱麻。

        在某某道场给大家讲课的时候,曾经有两位五十多岁的女佛友跟我说,高老师问你一个问题,我丈夫老打我,是不是因果。她说跟她丈夫快二十年没有同过床,因为某位法师讲了,跟丈夫同床就是不守五戒就是淫乱。我告诉她一句话,我说你丈夫打你打的轻,叫我一天打你八遍,打你个半残。我说你在制造社会不和谐因素呢,谁让你学佛这么学的。她说我丈夫跟我提出三次离婚了,我没跟他离,我死也不离。我说你死也不离他就打死你,哪有你这么学佛的呀,不懂什么叫三福,不懂什么是佛法。为什么家庭不和美,为什么身心不健康,告诉大家,有这么几种情况:一是假学佛、二是攀比学佛、三是迷信的学佛。把这三点合到一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学佛的人。而且绝大多数的学佛人,都在跟佛菩萨做着交易、做着交换、进行祈求,这不是学佛。

        三福即世福、戒福和行福。世福又叫人天福;戒福又叫小乘福;行福又叫大乘福。人天福就是说在人世间你能享受诸福。人世间享福是什么样的,您可以往里套一套。修的更好一些,你可以到天上去做神仙,享受天上神仙该享受的那种福报。我们先讲第一福世福。你想得到世福就得去修: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第二修戒福: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行福,大乘福: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一共是十一句话。

        这十一句话,应当说只要看过一点佛经,听过一些大德的讲法光盘,几乎都听过,但是几乎很少有人能把它做到的。像修世福是四句话,往我们自己身上套一套,真的都做到了么。就拿孝养父母来说,有多少人能够一周给自己的父母洗一回脚呢,有多少人一周能回去看一看自己的爸爸妈妈,有多少人能够养父母之心养父母之志呢。就像我们以往印的“德行缺乏的十六个特征”当中就有一句话,给父母买各种物品不是尽孝,它只是孝的外在表相。老人怎么死的,不是老死的甚至不是病死的,应当说百分之八九十的老人是孤独寂寞死的。我们给老人欢乐了么,我们让老人不孤独不寂寞了么。就拿我来说,以往回家,我给母亲买了一大包的东西,临走再给扔些钱,却从来不跟她交流,觉的有代沟,她唠的东西我觉的没有意思,那这是养父母之心么?父母需要的是亲情,需要的是温馨的家庭氛围。这个孝字上面是一个“老”字的上半部分,下面是个子女的“子”,把这两个字圆融的合在了一起才叫做孝啊。可是今天的孝又在哪呢,子在上老在下,家里头做父母的不会教育孩子,许多教育机构也从来不提孝道,那么就在这样一种环境氛围当中,我们的孩子有孝道可言么。而且千千万万的家长我敢断定,百分之九十九都在说,孩子你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有出息。就没有一个人说,孩子你尽孝了长大了才能有作为。一个不知道尊重父母奉事师长的人,他学习再好,都考一百分,他成了政府的公务员。这样一种没有德行只有技能的人,把国家民族交给他了,他会把国家把民族带向何方呢。所以已经到了必须得谈孝道的时候了,作为一个佛门弟子,应当从我们自心去想想从自身去做一做了。

        世间的人对我们佛教并不理解,甚至说信佛的人遇到了生活的困难,经受过打击之后逃避了才出的家。而且信佛的人都不孝顺,出家了,父母都不管了。你学了佛了,你今天超明天拔,就是不管爹和妈。你超度众生,你爹你妈不是众生么?一个连爹妈都不管的人,他能拔上来谁呢?佛教中,谁把孝落实的最好呢?是释迦牟尼佛,他是出家了,可他爸爸净饭王去世的时候,释迦牟尼佛是几百里之外回来奔丧,亲自扶着灵柩啊,谁能说释迦牟尼佛不孝呢?可是偏偏有多少人唱高调,我已经出家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妈死就死了吧,还有我哥我姐呢,不差我一个。

        《地藏经》中有光目女还有婆罗门女,都是地藏王菩萨的前世,你看看人家在世间怎么尽的孝。学佛的人不尊重父母,也不可能奉事师长,一个对师长如果都不尊重的人,带着贡高我慢的人,他不是一个真正的学佛人。佛陀十大弟子之一,号称苦行头陀第一的迦叶尊者,他比释迦牟尼佛岁数大不少啊。他说佛陀虽然比我小,但是你是传正法的人,你就是我老师,我就给老师顶礼。在佛陀入灭之后,大迦叶立刻带着自己的弟子们马上回来奔丧,亲自给佛陀料理后事,大迦叶就给我们树立了最好的榜样。

        世福的第三点是慈心不杀。不少人都说了,我早就受五戒不杀生了,对苍蝇、蚊子、老鼠、臭虫你真的一个没有杀过么,你信佛之后你也没杀过么?误杀都算杀,都是犯戒。某人看到老鼠了,拿个砖头棒子搁那追老鼠,结果旁边人,一些信佛的人虽然不敢杀,但属于变相应了要杀老鼠的人的要求,你挡着点别让它往那边跑。你下意识的挡住了老鼠的逃路,你挡它干嘛呀,帮谁呢?你不是帮凶你是谁。看着老鼠被追的时候,你可能没有帮别人挡老鼠,但老鼠太烦人的心理意识还有,虽然你没有直接杀,但也没救,属于随喜赞叹了。市场上有杀鸡的,不少世俗人会说这鸡真肥,我们大多数人会无动于衷。那你自己琢磨琢磨,当你的丈夫要是被人抹脖子的时候你也说,哎呀这个丈夫真肥呀,你能说么?你不能说,哎呀我丈夫他终于去了,我可以再换一个了。所以这个无动于衷也是杀呀,心念当中我们都要把它扳住啊,扳住了是真不杀。

        世福的第四点是修十善业。净空老法师为什么极力提倡学十善业、弟子规、太上感应篇啊。老法师为什么让我们学这些,并提出三条根的理论呢?偏偏许多的信佛人说弟子规是世间法,学佛的人学的是出世之法。佛法不离世间法,佛法就在人间呢,离开人间没有佛法,你还学出世法,你到真空里去吧,真空里没有佛法。十善业我们已经讲过了,身三、口四、意三。身:不杀、不盗、不淫;口:不妄语、不绮语、不两舌、不恶口;意:不贪、不嗔、不痴。

        张开这个嘴就搁那没有理智的瞎说,嘴上的这四种情况:当着张三讲李四,当着王五说赵六;然后再骂人两句,这个人是XX;遇着领导了,领导你太年轻了,你结婚没呀,领导都四十六了还不结婚,拍马屁。所以这个嘴真的很重要啊。你看这十善业多重要,不说成佛吧,告诉大家,十善业做不好,你在人间做人都做不好,你只能委曲求全。人家可能会说,你看那不咱班上小李么,长的多漂亮啊,就是嘴太臭了,离他远点。那你想想涨工资能有你么,评劳模能评你么。

        这意三贪嗔痴,告诉大家,贪的人过分了要当鬼;嗔恨的人暴怒的人,容易当地狱道当中的众生;愚痴的人容易当畜生,迷惑颠倒啊。三点要把握不好多危险,容易堕落三恶道。所以贪嗔痴我们把它叫做三毒,谁爱染它谁倒霉。

        世福又叫人天福,你能够做到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守十善业,你在人世间不想修佛道,你也不想到天上去,那么在人世间你就是一个大富大贵之人;想到天上,你就是天上的神仙。种了人天福的因,就享受人天福的果。

        第二福叫戒福,又叫小乘福。一受持三皈、二具足众戒、三不犯威仪。学佛的人按照三皈依要求去做,这是根本。建议大家要受三皈依,因为受三皈,用净空法师曾经讲过的一句话,就相当于你买了一张通往极乐世界快车的门票。你连佛陀的弟子都不是,算真学佛了么。佛教入门常识第一堂课就讲的是三皈依,许多人不爱听,过后也跟我说早就三皈依了。受三皈依只是外在的相,心并没有皈依,没按照三皈依要求去做,不算是一个真正的佛门弟子,所以别糟蹋这三皈。皈了不能白皈,皈了得受益。许多人把皈依佛认为就是供个佛像,天天给木雕泥像磕头上香;皈依法就是在他们家的佛堂上供了一本经书,或者天天诵经;皈依僧就是找了一个僧人,跟着他遥哪晃,搁僧人后面当跟班。

        皈依佛法僧是事相的,实质的三皈依是皈依觉正净。皈依佛是学习佛陀的人格和品德,让自己福慧圆满,能够觉悟。皈依法是运用佛法把自己武装起来,正确认识宇宙人生的真相。皈依僧是学习僧人的出离心,住持佛法的精神,让自己身心清净。所以我讲了多少次了,你可以一辈子不给佛烧香磕头,但是你不能一辈子不当好人。

用佛法打造幸福人生【第十九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