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是第 位访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 2012/8/20 0:00:00 点击数: 6198
内容:

白话佛经
大乘造像功德经   
竹捏捏 

我听佛是这样说的。一时释迦牟尼佛在第三十三层天的波利质多罗树下,与无数的大比丘及无数的大菩萨在一起,其中以弥勒菩萨为上首。 

这时佛陀正在这层天界中,为他的母亲说法,并为无数的天界众生宣说利益,令无数天众离苦解脱,获得佛法殊胜的好处与福德。这时,天众中有一位天子,寿命即将到限,开始呈现五衰之相,因为听闻佛法获得殊胜法力的缘故,命终后还将升往天界,永远不会再落入受苦难的人间、畜生、恶鬼、地狱等恶道。 

此时佛陀并未在人间世界。这时候的人间世界,犹如暗夜的星空中没有了月亮、如举国无君、如合家无主,欢娱戏乐一切都悄然无息。这时候的众生都感觉孤独无依,都因为忆恋佛陀而生出了无限的烦恼,如丧失父母、如利箭穿心。不少众生去往佛陀曾经呆过的地方,而今园林庭宇空荡,没有了佛陀的踪迹,更加情不自禁的悲伤忆恋起来。

这时有位名叫优陀延的国王住在宫中,心中抑郁悲伤,非常希望能见到佛陀。美貌的皇后及诸妃子,各式各样的欢乐之事都无法令他从苦闷中解脱。他心中常常思维,自己如此的忧悲,不久就会去世了,在有生之日,要如何做才能见到佛陀呢?他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就如有人历经万苦依然见不到最至爱的人一般。每每见到佛陀曾经呆过的园林和样貌相似的僧人时,则更加想念。而后他更产生念头,若今日去佛陀住处仍然不得见,悲哀难过加倍,只怕更是活不久了。我看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与佛陀的色相福德和智慧相等,那么谁又能代替佛陀来解除我的忧恼呢。这个念头之后,他当下想到。现在应该造出佛陀的形象来,以供自己礼拜供养。而转念一想,若造出来的佛像并不似于佛,唯恐会使获得无量的罪过。后又思维,假使世间一切最有智慧的人,一起称赞悉数佛陀的功德与智慧,都无法详尽;哪怕是一个人心中生出赞美,都能获得无量的福德。我如今当然也应该如此。这时,他马上告敕国内所有的能工巧匠来到王宫,工匠们都到齐后,国王说:“谁能为我造佛形像,我当以珍宝重重酬偿。” 

诸位能工巧匠一一拜告国王说:“尊敬的国王啊,您今天告敕的事情难如登天。佛陀的色相是超越这尘世的,我们又怎么能造出超越尘世的佛陀之相呢?就算是司掌建筑雕刻的毗首羯磨天居住的天众来雕刻,也不能造出相似于佛陀的形象来。我们若遵循了您的命令造佛形象,倾尽其力也仅仅只是模拟螺髻玉毫等等一小部分的佛陀形象而已,他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好以及无上的光明威德又有谁人能做得出来呢?当佛陀从天界返回人间时,看见我们所做的形象有所亏误,我们这些工匠的名声都全然无存了。所以我们商量了很久,并没有人敢造佛形像。”

国王告诉工匠们说:“我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不会更改,正如有人极渴欲饮河水,又怎么能以饮不尽河水为由而不饮呢?” 

诸工匠听国王如此一说,纷纷跪拜于国王前说道:“我等当依照您的吩咐,造佛形象,但是希望大王准许我们今天回去后在夜里仔细思量,明日早晨再动工开作。”

后又有工匠问国王说:“今次造像应该用紫栴檀等木纹质量坚密的材料,但所造的佛陀形相是该坐还是该立?高下又是怎样的呢?” 

国王将这个问题问与诸位大臣,有一位很有智慧的大臣上前禀告国王说,国王应该造一座如来坐像,为什么呢?一切诸佛都获得了无上的智慧,宣说正法、转正*轮、现大神通、降伏外道、作大佛事,都是坐立之像,所以应该是建造佛陀座在狮子座上的圣像。

这时天界中的毗首羯磨天遥见此事,知道国王欲造佛像。他在长夜中仔细思量,在一切世间建筑雕刻技能中,毗首羯磨天的天众是最为巧妙的,凡间并没有能超越的,若为国王雕刻的话,必然会符合佛陀形象些。于是毗首羯磨天则变成一位工匠,在清晨带着自己的能弓巧器来过国王的宫殿门口,让守门人告诉国王说:“我今天想来帮助国王造像,在雕刻艺术的技能上,没有人能与我相比,希望大王不要交付他人。” 

国王听到此话后非常高兴,让人吩咐天匠进来,看他的样貌便知道是位技能高超的巧匠。国王思踌,世间中又怎会有这样的人呢,肯定是毗首羯磨天的天众,或者他们的弟子来到此处了。国王当即脱下自己身上穿戴的珍宝璎珞,亲手捧着并戴到天匠的脖颈上,更奖赏他无数的珍贵宝物。这时国王与其主要负责雕刻佛形象一事的大臣,在自己的宝库中选择了一株香木,亲自用肩膀荷负着交给天匠,并对他说:“仁者啊,请用此木为我造像,让它与佛陀的形象相似吧。”

这时天匠对国王说:“我的工巧技术虽说能称得上第一,然而造佛形相终究还是不够的,就好比如有人用木炭来画出太阳,又如何能相似呢,即便是用真金来造佛陀形象也是如此。有外道说梵王能造出世间的一切,可是他却根本造不出庄严殊胜的佛陀之相。不过,我的工巧技术是这世间最为第一的,所以今天来为国王您雕刻。今晨便是月初八日,弗沙宿合毗婆河底出现之时,佛初诞生也有如此的景象,此日祥庆,所以适合做佛形象。”

刚刚说完,天匠便开始操斧斫木,那声音上彻三十三天传到了佛陀的会所,仪仗着佛陀的神奇力量,此声所能遍及的地方,众生听闻后,所有的罪垢烦恼都得到了销除。这时,佛陀脸上含着笑,赞叹国王的功德,并为他遥授成就无上正等正觉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

这时三十三层天的天主拜佛说道:“佛陀,如今在人间是否有人,曾在过去、现在、未来三生造佛陀形象吗?”

佛说:“天主,那些曾经造过佛形象的众生,早就于过去一一解脱了。在天众中都不再有,何况别的地方呢。唯有北方有个毗沙门子那履沙婆,曾造过菩萨像,因为如此的缘故,后来投生为国王,名叫频婆娑罗,更因亲自见到我的缘故,如今得以投生天界,永不落苦难轮回;优楼频螺迦叶、伽耶迦叶、那提迦叶,曾修复过故处的佛堂,也因此因缘而永得解脱;憍梵波提有一世曾作牛身追求水草,右绕佛陀说法的讲堂而食用一些草竹,因见到佛陀的尊容而发出欢喜心,而今得到了解脱;尸毗罗曾持宝盖供养佛像;阿菟楼駄点燃一支灯用来供养佛陀;输鞞那曾扫佛堂;阿婆摩那于佛像前燃灯照明;难陀比丘爱护尊敬佛陀仪容,用香水洗沐;有如此之多的无数诸阿罗汉,都一一曾于佛像之所供养。乃至最简单的如那伽波罗,在佛像座前用少许黄丹画了一副像身而为供养,也因为此福的缘故永离苦道轮回而得解脱。天主,如果有人能于我佛法未灭之时造佛像,于未来出世的弥勒佛初次法会上皆能够得到解脱。如果有众生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求解脱,而是为了求得无上正等正觉而造佛像的话,应当知道这即是获得佛陀圆满三十二相的因缘,能令人迅速精进修炼成佛。”

此时优陀延王心中思量,如何能让造像之事迅速完成呢?这个念头刚毕,则对天匠说:“您务必勤心精进让此事迅速完成,使我得以早日瞻仰礼敬。”

此后天匠运用其工巧技术,专精匪懈不日而造像完成。其像结加趺坐高七尺,佛陀面及手足皆紫金色。这时优陀延王见佛像得成相好端严,心生净信获得了柔顺忍的修行境地,因得忍的缘故而益加欣庆,所有业障和忧恼并得一一消除。犹如日出,阴霾雾露皆散去。唯除了一个还需要身体受之的业障,是因曾于圣人起恶语的缘故。国王这时马上以种种殊珍异物奖赏于此天匠。 

这时,天匠恭敬的拜对国王说:“国王如今造像我的心中也有无限的欢喜,我愿与大王一起同修此福,今日国王所赏赐的我不敢接受,如果非要奖赏的话,就留待吉日再说吧。”说完后,天匠便于当夜还赴天界去了。

这时诸位大国王例如著名的阿阇世王等,心中都对佛陀怀有无限仰慕,听闻优陀延王造像成功,非常喜庆地前往优陀延王的王宫,以无数花香音乐供养佛像,并将种种诸珍宝物赠奉给优陀延王,说:“大王所作实在甚为难得,仿佛能拔去我们心中的忧愁毒箭。”

此时佛陀在天界中为他的母亲说法,让天众获得利益,所应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快完结了。这时佛陀告诉天众们说:“诸天子,佛陀的身形是常住不灭的,若众生中有佛陀可以度脱的,他便出现为众生教化说法,若所做的事情做完后,没有再能教化说法的对象了,佛陀便不再现身了。那么,没有智慧的人说佛陀灭了,而佛陀真实的身相是不灭的。诸位天子,一切的佛法也是如此,因为度化众生的缘故,现或不现。”

佛陀接下来又说:“你们应当知道,在此天界中我应该度脱的都已经度完了,我将去往人间世界,你们这些忆念我的天众,应该勤精进不要放逸。放逸的过失,会让你们得不到无上正等正觉的大智慧,由于你们于曾经所种的种种善根,今日可以在此天界受如此的快乐,如果放逸不修福行,这样的快乐也是始终相伴着无常流转的,如果落入恶道,又必然再受恶苦轮回。天界众生烦恼深重,见到有胜过自己的便生出嫉妒之心,却不思量这天界的快乐和享受都是由福德所感召的,自己若勤心修炼的话也能如此。如今天界众生的身体光泽如太阳的初辉,若怀有嫉妒的话则暗淡如死炭,还将令其堕入大黑闇中,甚至不能见到自己的手掌,之后又将投生为食吐之鬼。

你们这些天界之众生受福报,身相严洁威势勇猛,若是由嫉妒的缘故,当为女人之身,永远失去大丈夫的威猛之力。诸位天界之子,我知道曾经有无数的诸王,皆为你们的嫉妒之心理所害。诸天子,往昔曾有位阿修罗王名叫邬罗,修行苦行、戒品清洁,而天众中有人遣使一名叫邬婆尸的天女,迷惑此阿修罗王的心境,令亏损其净行,其王染浊、威德损减,被那罗延天之所杀害,并有无数的阿修罗众生同时败灭,其那罗延天既杀此阿修罗王又诛杀其众,之后即收取邬婆尸女而往天宫。还有一位名叫那诃受的国王,你们这些天众用诳惑之语,蛊惑他带领诸天众讨伐阿修罗。阿修罗胜利,你们这些诸天又加害于那诃受王。又你们这些天众以舍支夫人的缘故,心生忿妒构行谗毁,令阿伽娑仙人无故被嫌而兴恶愿。又你们这些天众曾诳惑,对曀荼王说:“仙人之处多有真金。”曀荼王相信此言,逼仙人拿真金出,仙人因此心生愤恚,实时用猛火烧死杀害此王。往昔更有一王名叫提婆,经常设大宴会,以为供养,以此福业威力自在,投胎天界中受天快乐。你们这些诸天心怀嫉妒,让他从忉利天退堕到人间世界中,所有威势都一一丧失了,如月亮没有了光芒,如大河没有了水滴。

诸位天子,世中有人威德自在,或得到诸多修行境界,或得到神通,或者有成就四神足等,若起了一丝丝的嫉妒之心,那些功德就退失了。如提婆达多愚痴厚重,是因为对我生起了嫉妒之心,所以自失去五种神通。

这时帝释天拜佛说道:“佛陀,我今疑惑有问题要问您,您所说的嫉妒,到底是什么?”

帝释天接着又说:“佛陀,若有众生见他人胜过自己,而思量要如何能令我获得他人所获得的,这样的念头是嫉妒吗?” 

佛说:“不是,你说的是贪心而不是嫉妒。天主,所言嫉妒者,自求名利而不希望他人同有,对于已有之人,心中生出怨恨那就是嫉妒。” 

这时诸天界众生都从座位上起身,右膝着地合掌拜佛而说:“正如佛陀您所教诲的,我们应当一一奉行。佛陀就如我们的父亲,我们的天主,是我们理应尊重的也是最殊胜的。您能发大慈悲心救度我们,令我们获得佛法利益,然而我们祈愿还未圆满,仍有一事要请求您。佛陀,世间的人对于我们这些天界众生多生出轻慢之心,为什么呢,因为诸佛如来都在人道中出生,并在人道中修炼出无上正等正觉。人间有很多的阿罗汉修炼得果,还有一些大威德的辟支佛大菩萨,他们在人间一一出现。佛陀今日,若不在天界中,而要前往人间世界中,世间之人会说我们这些天界众生,不知道佛陀有大威德,应该受到诸天众如法的供养,也会说天界众生不能供养佛陀,我们希望佛陀还能够在天界多呆些时日,再受我们一些微薄的供养,令人间知道我们供养于您。”

这时佛陀默然,表示了许可。佛告诉其弟子大目揵连说:“你可以先回到人间世界,问讯大家,一切众生想见到我的人,都应该集会到僧伽尸国,七日之后便能见到。”大目揵连顶礼佛足,礼佛足后一瞬间便回到了人间世界,他以佛所敕书的告诉了优陀延王等和一切众生,听到佛陀如此一说,大家身心欢喜踊跃,皆除去了忧恼,倍感清凉。

这时佛陀所有的四众弟子们,都开始一起去往僧伽尸国,并先到王舍城中集会,互相告知佛陀将回到人间世界中来,若有人能先得恭敬礼拜,在末法时代之前便一定能够修炼成为上首菩萨。摩诃迦旃延听到这样的话,心怀不悦,唯恐比丘尼成为上首菩萨。为什么呢?在佛陀的四众弟子之中,有优波难陀、莲花色二位丘尼,善能通达佛陀所说的一切法藏,所得神通除了大目揵连更是无人能与之相等。这样的念头过后,他开始种种诃责比丘尼众。这时莲花色比丘尼告诉诸比丘尼说:“我们这些女人在俗世间常被尊贵,纵使是种族卑贱的人,仍能得到丈夫恭敬礼重承事供养,而且我们今日修习佛法的诸位比丘尼,父母眷属多是王宫贵族,精进持戒不犯威仪具诸德业,仍然应该礼敬初戒比丘。今日尊者迦旃延,对我们作此种种呵责,我将施设些方便善巧之法,令比丘尼不输于此行。”说完后,并与诸四众一起往赴僧伽尸城。 

这时波斯匿王阿阇世王,以及毗舍离国严炽王等,各派出军队前后导从,有大势力所乘象马,皆以种种宝物庄严,幡盖香花美妙音乐,威容肃穆宛如天界众生,一一前往僧伽城所。

这时优陀延王严整四兵以为侍从,乘大白象珍宝绮饰,自己背负荷戴着所雕刻的佛陀之像,花幡音乐随逐供养,从其本国向僧伽尸城出发。 

这时毗首羯磨天以及诸天众,知佛陀将欲下人间世界,作三道珍宝台阶,从僧伽尸城直至忉利天,其阶中道是琉璃所做,两边阶道悉用黄金铺筑,足所踩踏的地方布以白银,诸天七宝而为间饰。 

这时帝释遣使者往诣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等诸多的天界之中,并对那些天界的君主告之说:“佛陀不久将下人间,想做供养的话便可以来此处。”后又遣使者往四天王天,大海龙王揵闼婆紧那罗夜叉等众,而告诉他们说:“佛陀今欲下人间,可持所有的珍宝来此供养。” 这时诸天及龙神等听闻后,各自云集到忉利天中。 

这时佛陀在须弥山顶,与诸天众将欲下时,一切诸天前后翼从,威德炽盛光明赫奕,如满月在空而众星共绕,如旭日初出而彩霞纷映,当时佛众会的情景也正是如此。

这时人间中,以佛威神发生了五种稀有之事,一者令诸天众不见人间不净之物。,二者令女人见天男而无欲想,三者亦令丈夫见天女不生爱意染着,四者令于人间遥见诸天种种供养,五者诸天之身光洁细妙并不是凡人所能看见的,而以佛神力却清晰可见。 

这时佛陀从天初下足蹈宝阶,梵王在右手执白盖,帝释在左手持白拂,其余诸天皆乘虚空随佛而下。一时同奏种种音乐,各自捧持幢幡宝盖散花供养,净居天众侧塞几乎布满了虚空,无量百千诸天婇女,持宝珠璎珞歌赞佛德。还有一些天界众生,于虚空中雨种种香及种种花,诸龙雨于微细香雨,那时空中净无云曀,雷声美妙闻者喜悦。揵闼婆神、紧那罗神、奏提婆那伽微妙之曲,歌赞佛陀本生之事。一时人间内,国王及臣人并四众等,周匝遍满僧伽尸城,或散香花或持幡盖,吹螺击鼓种种音乐向空供养,举手合掌瞻仰于佛,人天名花上下交散,缤纷而下积淹没了大家的脚踝膝盖,一些见到此会的外道,也一一发心归依礼敬。

这时世尊足蹈宝阶,一级一级而下至于半路,四天王天即于其国土广设供养,此供养的殊胜美妙,乃是从来未曾有过的。 

这时如来受诸天界的供养完毕,与大众巡阶而下,下到最末级将踩到地面时,莲花色比丘尼即变身为转轮王,领四种兵七宝前导,从空来下疾速去往佛所在的地方。诸国王等都疑惑,这转轮王是从哪里而来的呢?这时尊者须菩提在自己房中见佛下来,即整理衣服遥远地相对恭敬礼拜。

这时莲花色比丘尼,从轮王身还变为本形,随后顶礼佛世尊的双足。这时世尊开始严厉地种种呵责彼比丘尼,对她说:“你今知道么。须菩提已先礼我,是谁教你变作轮王出现在这里?身为女人,你能出家受具足戒已是过分,而你智慧微少、谄诈无边,慈悲报恩如露一滴,又怎么能于我法中而为上首?” 

这时莲花色比丘尼,闻佛教诲深生愧耻,深深拜佛言:“佛陀,我如今知道自己的过错了,从今以往不敢再更变现神通。 ”

这时人间内国王大臣并跟随佛陀出家的四部众弟子,皆以所持种种供具供养于佛。这时优陀延王顶戴佛像并诸上供珍异之物,至佛陀处所而以奉献。佛身相好具足端严,哪怕是在天众中也殊特明显,譬如满月离众云曀,所造之像相对于佛陀真身来言,犹如堆小土丘比须弥山不可为喻,但有螺髻及以玉毫少似于佛,而令四众知是佛像。 

这时优陀延王白佛言:“佛陀,您于过去生死中为求菩提,行无量无边难行苦行,获得无与伦比的最上微妙之身。我所造像不似于佛,自身思惟,深觉有过。”

这时世尊告诉此国王说:“没有过错,你今天已作无量的大好利益,更没有人能与你相比。你今于我佛法之中初为轨则,以如此大因缘故,令无量众生得大信利,你如今已获无量福德广大善根。 ”

这时天帝释告诉此国王说:“王今于此事不要心怀忧惧,佛陀先在天上及此人间,皆称赞国王您的造像功德,凡诸天众悉随您的功德而无限欢喜,未来世中有信之人,皆因您的缘故造佛形像而获殊胜的福福,王今应该欢喜自庆。” 

这时佛陀于僧伽尸道场坐师子座,这时诸四众的心中各自生出念头:“我等愿闻佛陀为我们演说造像功德,若有众生作佛形像,设不相似得几所福。” 

这时弥勒菩萨知道了大众的想法,即从座位起身,偏袒右肩,长跪合掌而拜佛言:“世尊,今优陀延王造佛形像,若佛在世若已涅槃,其有信心能随造者所获功德,唯愿世尊为我们宣说其情况。” 

佛告弥勒菩萨言:“弥勒,认真听,好好思考,我来为你宣说。若有信仰清净的善男子善女人,于佛功德专精系念,常观如来威德自在、具足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一切智智、三十二种大圆满之相、八十随形好,一一毛孔皆有无量异色光明,百千亿种殊胜福德庄严成就,无量智慧明了通达,无量三昧、无量法忍、无量陀罗尼、无量神通、如是等一切无数的功德,离众过失无与等者,此人如是认真思惟深生信乐,依照着诸相好而作佛像,功德广大无量无边不可称数。弥勒,若有人以众杂彩而为缋饰,或复镕铸金银铜铁铅锡等物,或有雕刻栴檀香等,或复杂以真珠螺具绵绣织成,丹土白灰若泥若木如是等物,随其力所能及的程度而作佛像,乃至极小如一指大,能令看见的人知道是佛陀尊容,其人所获得的福报我今当说。弥勒,如果是那样的人在生死中流转往复,终究不会出生在贫穷之家,也不会出生在边小国土下劣种姓孤独之家,也不生迷戾车等、商估贩赁屠脍等家,乃至不生卑贱伎巧不净种族,外道苦行邪见等家,除了因缘之故不生于上述所说之家外,是人常生转轮圣王,有大势力种姓之家,或生净行婆罗门,富贵自在无过失家,所生之处常遇诸佛承事供养,或得为王,能持正法以法教化不行非道或作转轮圣王,七宝成就千子具足,腾空而行化四天下,尽其寿命自在丰乐。或作帝释、夜摩天王、兜率天王、化乐天王、他化自在天王,人天快乐靡不皆受,如是福报相续不绝,所生之处常作丈夫不受女身,亦复不受无性两性等卑贱之身,所受之身无诸丑恶,目不盲眇、耳不聋聩、鼻不曲戾、口不喎斜、唇不下垂、亦不皱涩、齿不疏缺、不黑不黄、舌不短急、项无瘤瘿、形不伛偻、色不斑驳、臂不短促、足不癵跛、不甚瘦、不甚肥、亦不太长、亦不太短,如是一切不可喜相悉皆无有、其身端正面貌圆满、发绀青色软泽光净、唇如丹果、目若青莲、舌相广长、齿白齐密、发言巧妙能令闻者无不喜悦、臂肘佣长、掌平坦厚、腰髀充实、胸臆广大、手足柔软如兜罗绵、诸相具足无所缺减、如那罗延天有大筋力。弥勒,譬如有人掉入污秽的厕中,刮除粪秽净水洗沐,以香涂身着新洁衣,如果这个人在厕中还未能得洗净,净秽香臭相差是多么远啊,此事悬隔比上述比喻更要大得多啊。弥勒,若有人于生死轮转中,能发信心造佛形像,比未造时相去相差甚远。也就是如此,当知道这个人正在消除自己的业障,种种技术无师自解,虽生在人道中却得到天界中的六根,若生于天中则超越众天,所生之处无诸疾苦、无疥癞、无痈疽不为鬼魅之所染着,无有癫狂干痟等病癀疟症瘕恶疮隐疾、吐痢无度饮食不消、举体酸疼半身痿躄,如是等病四百四种皆悉无有,更不会为毒药兵仗虎狼师子水火怨贼如是横缘之所伤害,常得无畏的勇气不犯诸罪。弥勒,若有众生累世造恶业,当受种种诸苦恼事,所谓枷锁杻械、打骂烧炙、剥皮拔发、反系高悬、乃至或被分解支节,若发信心造佛形像,这样的苦报皆悉不必再受。若寇贼侵扰城邑破坏,恶星变怪饥馑疾疫,如此情况的地方不生于其中,若说生于其中则是妄说。

这时弥勒菩萨拜佛说:“佛陀,您常说善业与非善业都不会凭空消失。若有众生做了诸多的重罪,下一世应当投生在卑贱种姓之家,并且贫穷疾苦寿命很短,而后来发心造佛形像。那这些众生本应当受的罪报是该受还是不受呢?”

佛陀告诉弥勒说:“弥勒,你现在认真听我说。若那些众生已经犯下了深重的罪过,发心造佛形象哀求忏悔,决定从今以后绝不再犯,那么先前所做的恶业便能皆得消灭。我今为你详细说明此事。弥勒,比如有人品性一直非常悭吝,因为这样的因缘,受贫穷苦,无财富积累,甚至连生活物资都匮乏。忽有时日遇见比丘先入灭定从定初起,能以饮食恭敬奉施,此人的布施举动已经让他永远离开贫穷了,凡是他所需要的物资,都能一一如意。弥勒,那贫穷人先世的恶业,和他所应该受到的果报,如今又去了哪里呢?”

弥勒菩萨说:“佛陀,由于施食的缘故,他的先世恶业都一一灭尽了,所以才能永离贫穷获大富足。”

佛说:“弥勒,正如你所说的,当知此人也是一样。由于造像的缘故。他所造的无尽恶业本该受报的,皆不再受了。弥勒,业报有三种,一者是现受,二者是生受,三者是后受。这三种业中又一一有定与不定,若有人发心造佛形象,唯有现已现前的定业受取较少的一部分,而其余的都不用再受了。”

这时弥勒菩萨再次拜佛说:“佛陀,您常说有五种业最为深重,一定会堕入无间地狱之中,所谓杀父害母杀阿罗汉,以恶逆之心出佛身血,破坏僧团。若有众生先犯下如此过错,后于佛的教诲中生净信心造佛形像。那此人是将堕于地狱还是不堕了呢?” 

佛告弥勒菩萨说:“弥勒,我如今为你重新说一个比喻。譬如有人手中握着一把很强的弓箭,站在树林间向上射叶子,这箭往上直射而出并无所碍。倘若有众生犯你如上所说罪过,做佛形象诚心忏悔并得到坚定悔改的信心,我想哪怕是微薄的,虽然堕入地狱了,终还是有超脱之日,就如不停歇的弓箭,就是这个道理。又譬如得到神足通的比丘,从此海岸一下去到另一海岸,周旋于四周没有什么能障碍他的,此人也是如此,由于他先前所犯暂时堕入地狱,不是他的累世业力所得阻碍的。”

这时弥勒菩萨拜佛说:“佛陀,诸佛如来是法性身而不是色相身。若将色相身当作佛身,那么难陀比丘与转轮圣王皆应是佛,因为他们都具足色相中的美好之相。或有众生破坏佛的法身,法说非法非法说法,后发信心而造佛像。此之重罪是消灭还是不消灭呢?”

佛告弥勒菩萨说:“弥勒,若那些众人法说非法非法说法,仅是口中胡说而不破坏别人的正见,后生信乐造佛形象。此先前所造恶业将受报现身,而受轻报不堕恶道,然而于生死轮回中未不能解脱。” 

这时弥勒菩萨再次拜佛说:“佛陀,若有人盗佛塔之物,盗僧人之物,四方的僧物,现前的僧物,自己使用他人的东西却当作是自己的一般。佛陀,常说用佛塔物及僧物者所获的罪过深重,然而此众生犯错之后悔过深自悔责,起净信心而造佛像。那么其罪过会消灭吗?”

佛告弥勒菩萨说:“弥勒,若此众生曾用此物,后自省察深怀愧悔,依值返还乃至倍还并发誓不犯。我今天为你说一个比喻,譬如有贫人之前负债累累,忽有一日遇见宝藏获得无数的宝物,偿还其的债务还绰绰有余,应当知道这个人不但返还所欠,又造佛像免诸苦患永得安乐。”

这时弥勒菩萨再次拜佛说:“佛陀,如您所说在佛法中,犯邪淫邪行不名为生。若有这样的人恶果犯后,发心忆念诸佛功德而造佛像,于佛法中得再生吗?又能与今生第二第三第四生中获证解脱之法吗?。”

佛告诉弥勒菩萨说:“弥勒,譬如有人身被五花大绑,若从中得解脱就如小鸟出网自由自在。此人也是一样,若发信心念佛功德而造佛像,一切业障皆得销除,于生死轮回中速出没有了障碍。弥勒你应当知道,乘有三种,所谓声闻乘独觉乘及以佛乘。此人是因为何乘而升起信心修行,则会于此乘而获得解脱。倘若是为成佛而不求余报,虽有深重障碍而得迅速消灭,虽在生死流转中而没有苦难,直至证得无上菩提,获得清净土具足各种美好之相,所得的寿命更是常无有尽。”

这时在会中有一些并未发出大乘之心的人,都生出了疑念。难道过去之世就没有为佛陀造像的众生吗?若有的话,为什么众生寿命有限而且有病有苦,所居住的国土污秽不净呢?

这时波斯匿王虔诚从座位而其,长跪合掌而拜佛说道:“佛陀,我见佛陀您的身相非常美好,出生种族也是最尊贵的,所以我对您及佛法生出无疑的信仰。然而佛陀曾经有一次被佉陀罗木刺伤了自己的脚;又于一次遇提婆达多从山上推下巨石,而被伤足出血;还有一次听闻佛陀您生重病,让耆婆调配猛力之药;又有一次曾经患背部疾病,让弟子摩诃迦叶诵七菩提分才从苦痛中解除;还有一次曾有患病,遣使弟子阿难前往婆罗门家,祈求牛乳;还有一次在娑罗村中,三月安居唯食马麦;还有一次乞食未得空钵而还。如佛陀您所说,若作佛像,所有业障皆得消除,离苦恼无疾病。佛陀您往昔曾为诸佛作佛像,还是没作呢?若往昔曾做,又为什么会有如上所说的事情发生呢?”

佛告诉波斯匿王说:“好好听,好好思考我的话,我将为大王分别解说。大王,我于往世为求菩提,用众宝栴檀彩画等材料而作佛像,超过参加我们今日集会中的人天之数,以此福德的缘故虽在生死流转中,然而受身坚如金刚般不可损坏。大王,我在过去无量劫生死轮回中,造佛形象,那时尚有贪嗔痴等无数的烦恼心在,然而未曾于一念之间以罪业的缘故而有四大不调以及恶鬼神诸少病苦,所需之物也不是完全充备的。何况我如今已经获得无上正等正觉,也会有如此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大王,若我曾造佛形象,今世仍有残留业报要受,我如今又怎么能诳语乱说而无畏惧,说造佛像一定能免除所有的恶业呢?大王,我在过去布施过无量的饮食与财宝,为什么今世却祈求而不得,却食用马麦。倘若今天我所说的属实的话,为什么我在无数的佛经中,种种赞叹布施的功德,说其福德终究是实在而不虚妄的呢?大王,我是真实语者,不诳语者,我若口出欺诳则连人不如。

大王,我已经很久就断除一切恶业了,能舍弃众生最难舍弃的,能修行众生最难修行的,我舍弃奉献自己的生命已经超过百千亿次,已经造过无数诸佛的形象,已经忏悔过无量的罪恶,又怎么会有毁伤病苦食啖马麦饥渴等事呢?若曾得到了善果今日丧失,我又怎么会如今劝奉大众一起来修行善果呢?大王,诸佛如来常存不灭的是法身,为度化众生,所以才有化身之相,并不是真实身相。伤足患背乞乳服药,乃至涅槃,以其舍利分布起塔,皆是诸佛如来的方便善巧方法,令一切众生见到此相。大王,我于世间显现如此患病之相,欲告示众生所有的业报都不会让我们丧失信心,让众生不生畏惧,断除一切罪恶行为而修习善行,然后知晓如来法身才是常住不灭的,寿命无限国土清净。大王,诸佛如来不是虚妄的,慈悲智慧,用善巧方便说法度化众生,所以才有种种示现。”

这时波斯匿王听到如此一番话,欢喜踊跃与无量百千众生,皆发出求证无上正等正觉之心。

这时弥勒菩萨再次拜佛说道:“佛陀,有些女人心胸狭小,多怀嫉妒嗔恨轻薄谄曲,有恨不舍知恩不报,想要求取菩提,却不能坚守,常欲诳语惑乱一切众生,亦非常容易被他人所诳惑。佛陀,若此女人造佛形像,以上的业报皆能得到除灭吗?当世能投胎为勇健的大丈夫而求得佛果吗?能成为知恩报恩人吗?得获得大智慧大慈悲吗?能于生死法能厌离世间一切牵绊吗?更能因愿力而不再投胎为女人吗?能如瞿昙弥及佛母摩耶夫人一般吗?”

佛告诉弥勒菩萨说:“弥勒,若有女人能造佛像,则永远不再投胎为女人。如果想投胎为女人则为尊胜的女人之相,则此女人有五种德行,所得一切都超过其它的女人。有哪五种呢?一者生产如意。二者种族尊贵。三者禀性贞良。四者质相殊绝。五者姿容美正。

弥勒,一切女人有八种因缘才会投胎为女身。哪八种呢?一者爱好女身。二者贪着女欲。三者口常赞美女人容质。四者心不正直覆藏所作。五者厌薄自己的夫君。六者念重他人。七者知人有恩而心中背逆。八者邪伪庄饰欲他迷恋。若能永远断除如上八种事情而造佛像,乃至成佛常作丈夫,更不会再受女人之身了。 

弥勒,有四种因缘,令男子得受女人之身,有哪四种呢?一者以女人声,轻笑唤佛名号及诸菩萨一切圣人。二者对于净持戒人,以诽谤心说他犯戒。三者好行谄媚诳惑于他人。四者见他人胜过自己心生嫉妒。若有男子行此四事,命终之后必投胎为女身,然后要经历无数诸恶道之苦。若能深发信心悔以前所作恶业,而造佛像则其罪报则消灭,更不必再受投胎为女人的报应。

弥勒,有四种因缘,令男子得受无性阉割身。有哪四种呢?一者残害他种生命乃至畜生。二者对于持戒修行人嗔笑谤毁。三者情多贪欲重所以心中犯戒。四者亲近犯戒之人复劝他人犯罪。若有男子先做如此过错,后起信心造佛形像,则乃至成佛也不再受此报应,常作丈夫相诸根器具足。

弥勒,有四种业,能使得男子得受两性身,一切人中最为低劣。有哪四种呢?一者于应当尊敬的长辈而有淫乱之事。二者于男子在不应该染着之地行欲。三者自己对自己行欲事。四者让女色淫乱他人。若有众生曾经如此做,深深忏悔先前所犯,起净信心造佛形像,乃至成佛不再受此两性人身。

弥勒,还有四缘令诸男子的心中常生女人爱欲,喜欢他人于自己之身行丈夫之事。有哪四种呢?一者或嫌或戏谤毁他人。二者喜欢作女人衣服庄饰。三者曾与亲族女行淫秽事。四者实无胜德却妄受其礼。是如此因缘的缘故,才会使得男人身起如此的烦恼,倘若忏悔先犯不再做,心生信乐作佛形像,其罪则灭,而此欲火心则清净了。

弥勒,有五种悭能破坏众生品性。有哪五种呢?一者非常吝啬自己所住邻邑。、由此缘故当于旷野中出生。二者悭惜所居住的宅宇、由此缘故当作蛊身虫类,长期居粪秽中。三者悭惜端正好色、当受报丑恶不如意形。四者悭惜所有资财、当受贫穷衣食乏少的报应。五者悭惜所知之法、当有顽钝畜生等报应。若悔自己先业造佛尊仪,则永离悭心无前面所受的报应该受了。 

弥勒,更有五种缘,令诸众生出生在边夷之处及无佛法的时代。有哪五种呢?一者于佛法三宝良田不生净信。二者背实亏理妄行教诫。三者不如理实而有教授。四者破坏合僧令成分裂。五者极少乃至破二比丘令不和合。若永断这些恶业,而造佛形像,则常遇佛兴,恒闻法要。 

弥勒,众生还有五种因缘,常被于人之所厌逐,乃至至亲的人也不喜欢与之相见。有哪五种呢?一者两舌,爱论人是非。二者恶口,出言恶毒。三者多诤,喜无理之辩。四者多嗔怒。五者巧说相似之言以行诽谤。后若发心造佛形像。悔先恶业发誓不再重作。其所作罪并得除灭。为一切人之所爱敬。为什么呢?诸佛有无量无边胜福德,无量无边大智慧,无量无边三昧解脱等,种种稀有功德法的缘故。 

善男子,假使有人以三千大千国土碎为微尘,又让此尘碎,一一尘又分化成等于这三千大千国土那么多的微尘,有如此之多的碎微尘数的三千大千国土。假设有人取一碎尘,以神通力去往于东方,一刹那顷超越过所碎微尘数三千大千国土第二第三。后后刹那也是如此,乃至最终那么多尘数的劫数,那些诸劫中所有刹那一一刹那各为一劫,经历无数的劫数,皆度过如前碎微尘数三千大千国土,如是完毕后放下此微尘,是人还来更取一尘,复往东方过前一倍放下微尘而返,至第三尘倍于第二,如是次第往复转倍于前,乃至尽此碎微尘数,如说东方南西北方皆亦如是,是人四方所经之处,一切国土尽末为尘,此诸微尘,一切众生去度量它的个数,于如来身一毛孔所有功德般是不可知的。为什么呢?诸佛如来功德不可思议。善男子,假使如前面所说微尘等数。舍利弗等人的所有智慧也不及如来一念之智。为什么呢?如来于念念中常能出现过前尘数三昧解脱陀罗尼等种种无量胜功德故,诸佛的功德,一切声闻辟支佛乘甚至连它的名字都不能知晓。所以若有净信之心造佛形像,一切业障都能得除灭,所获功德无量无边乃至当成无上正等正觉,永拔众生一切苦恼。” 

佛说此经后,弥勒菩萨以及三十三天,优陀延王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干闼婆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大乘造像功德经》